《MLB棒球创造营》:走近棒球运动·洛杉矶道奇队

在1850年代时,布鲁克林曾是许多杰出的棒球俱乐部的所在地,国家职业棒球员协会16个成员中八个来自布鲁克林,包括大西洋队(Atlantics)、艾克福德队(Eckfords)和精进队(Excelsiors),他们主宰了1860年代大部分时候的赛场。

布鲁克林也是第一场收费球赛,纽约和布鲁克林之间在1958年一系列全明星三连赛的所在地,因而协助了棒球的商业化,布鲁克林还拥有最早的两个封闭式棒球场,联邦球场(Union Grounds)和卡皮托兰球场(Capitoline Grounds),专属的封闭式球场加快了从业余转成职业的进化。

虽然布鲁克林众俱乐部在国家棒球员协会很成功,官方的说法是业余至1869年,但在1871年成立的第一个职业联盟,国家职业棒球员协会,他们参与的却只有弱队,精进队在内战后不再挑战业余冠军赛更从未进入职业国家协会,艾克福德队和大西洋队直至1872年前皆拒绝加入,因而失去了他们最好的球员,伊克伏德队仅存活了一季,大西洋队四季,成绩皆不好。

国家联盟在1876年取代了国家协会,并分配与它的八名成员专属地域,大西洋队因为和纽约同好队重叠而被除名,不久后同好队也被驱逐,哈特福深蓝队取而代之并更名为布鲁克林哈特福队。他们在1877年使用联邦球场做为主场直到解散。

后来成为国家联盟道奇队的那个布鲁克林棒球俱乐部成立于1883年,并在隔年加入美国协会。此队原被称为大西洋队(源于早前国家协会的那支球队),后称为灰人队 (Grays)。1888年数名球员接连结婚后,媒体开始将此队称为布鲁克林新郎队,新郎队赢得1889年的美联冠军。1890年转到国家联盟后,此队成为连续赢得主要联盟不同联赛的三支球队中的第一支,也是其中唯一一支棒球队(另两队为1948-1949明尼亚波利湖人队和1949-1950克里夫兰布朗队)。

这之后过了八年,才再次取得成功,因为两俱乐部共资,快解散的国联巴尔的摩金莺队(Baltimore Orioles, NL)卖了数位名人堂上的球员与布鲁克林队,一起过来的还有总教练南德·汉隆(Ned Hanlon),这使布鲁克林队立刻陷入内争。布鲁克林超霸队(Brooklyn Superbas)队(此队在1890年代末期被如此称呼因为他们的总教练和当时著名特技表演团Hanlons Superbas同名)后不负己名,赢得了1899年和1900年的冠军。

在这个时期球队主要在两个球场比赛,华盛顿球场(Washington Park)和东球场(Eastern Park)。1890年代在东球场比赛时,由于当时的布鲁克林区大众运输工具已十分发达,走在街道上需小心闪躲往来频繁的Trolley(一种有轨电车),所以球队又被昵称为Trolley Dodgers(电车闪避者),后来就简称为Dodgers,也就是今日队名的由来。

俱乐部在这段期间也进行了一系列合并,在1888年购得纽约大都会(New York Metropolitans)以保护领域和取得球星合约,在1891年服从球员联盟的仲裁和布鲁克林奇迹队(Brooklyn Wonders)合并,并在1900年为了巩固国家联盟众俱乐部而和巴尔的摩金莺队合并。

1902年,汉隆表示了他想买下经营权并将球队迁(回)去巴尔的摩的欲望,但他的计划被一名毕生奉献于此俱乐部的老员工,查理斯·艾必斯(Charles Ebbets)所阻。艾必斯,为了买下球队使之留在布鲁克林,使自己负债累累。艾必斯的野心并不止于拥有此球队,他想用一座新球场取代老旧不堪的华盛顿球场,又再一次的大量投资于艾必斯野场(Ebbets Field)的建设。此地后在1913年成为道奇队的根据地。

总教练威尔伯特·罗宾森(Wilbert Robinson),又一个前巴尔的摩人,绰号“罗宾叔叔”(Uncle Robbie),将布鲁克林队带回往日荣光。布鲁克林罗宾队凭着国联冠军,挑战1916年和1920年的世界大赛,虽然两次皆败,但也顽强奋斗了许多季。

在成为董事长后,罗宾专注于棒球场的能力下滑,在1920年代此球队常被取笑为“傻瓜男孩”(Daffiness Boys),意指他们集中力涣散、失误频频的玩球风格。外野手贝比·赫门(Babe Herman)同时是打击和搞笑的老大。被移除俱乐部董事长之位后,罗宾重练,俱乐部的表现回升了一些。

罗宾在1931年退休,接替其他留下的总教练职位的是马克思·凯瑞(Max Carey)。虽然一些人建议将罗宾队更名为“布鲁克林金丝雀队”(Brooklyn Canaries,因凯瑞原名之姓为Carnarius),但最后用回布鲁克林道奇队之名。也是在这个时期维乐德·慕林(Willard Mullin),一位著名运动卡通画家,为布鲁克林队定了深受欢迎的昵称“Dem Bums”(那些流民)。在听到他的计程车司机询问:“那些流民今天干的怎样?”后,慕林决定在他在纽约世界电报的卡通专栏画一幅夸化的当时著名马戏团小丑艾米特·凯利(Emmett Kelly)来代表道奇队,他的画和昵称引起广大注意,甚至到后来许多道奇年刊封面,皆印有慕林所描绘的布鲁克林流民。

也许傻瓜男孩时期的高潮是在威尔伯特·罗宾森离开选手休息区后发生的。在1934年,纽约巨人队总教练比尔·泰瑞(Bill Terry)被询问他认为道奇队赢得冠军的可能性时,尖锐的回应道:“布鲁克林还在联盟内吗!?”。现由凯西·史坦久(Casey Stengel,1910年代曾为布鲁克林球员,后至其他队教练时取得很大成功)教练,1934年的道奇队决心让自己的存在为人知晓。此季近终了时,巨人队战绩和圣路易红雀队平手,巨人队还有几场与道奇队的比赛,史坦久率领他的流民们在决定性时刻前往波罗球场(Polo Grounds),连胜巨人队二次并将他们KO出冠军争夺赛,“瓦斯房帮”(Gas House Gang)红雀队在同二天连胜红人队确定了赢得冠军。

这段时期的一个重要变化是赖利·马克菲尔(Larry MacPhail)被任命为道奇总经理。马克菲尔,做为在当辛辛那提红人队总经理时将夜间棒球引入了大联盟的人,将夜间棒球引入道奇主场赛并下令对艾必斯野场进行了一次成功的重新装潢。他还在1939年将红人队的喉舌瑞德·巴伯尔(Red Barber)带来布鲁克林,使之成为道奇队的首席播报员,在破坏了纽约棒球执行长间因为害怕会影响主场队的出席人数而定的禁止现场转播的协定后不久。

马克菲尔在道奇队待到1942年,后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到军中,他之后成为纽约洋基队合伙人,并不成功的竞标巴伯尔加入他成为布朗克斯的播报员。他的儿子李·马克菲尔(Lee MacPhail)和孙子安迪·马克菲尔(Andy MacPhail)后也成为大联盟球队的首席执行官。

1939年8月26日布鲁克林队在艾必斯野场以6-1击败红人队的球赛是第一场电视转播的大联盟球赛。击球安全帽是由道奇在1941年引入大联盟。

几乎整个20世纪前半,没有一个非裔美国人能在大联盟的球队打球,虽然发展出了一个与之平行的黑人联盟,但大多数球队皆未有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现他们技术的机会。在1947年4月15日,杰基·罗宾森以布鲁克林道奇队一员的身份,成为第一位在大联盟球队打球的非裔美国人。

总经理布兰奇·瑞基(Branch Rickey)的奔走对此事贡献良多,信仰虔诚的瑞基如此做的动机,似乎主要基于道德因素,但商业考量也同时存在。瑞基是卫理公会(今联合卫理公会)的成员,一个社会正义的强烈支持者,后活跃于公民权力运动。最后,瑞基以83岁的高龄,在密苏里州逝世。

此事件预示著美国运动界整合,和随之而来黑人联盟的衰落,并被认为是美国民权运动的里程标。罗宾森是一位很杰出的球员,一位快速跑者,并被授予首次颁发的年度最佳新人奖,罗宾森最后进入名人堂。

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的惨淡时期过后,道奇队被先后总经理赖利·马克菲尔(Larry MacPhail)和传奇性的布兰奇·瑞基(Branch Rickey)重建成一支有战力的俱乐部。在皮·维·瑞斯、杰基·罗宾森、内野的吉尔·哈吉斯(Gil Hodges)、中外野的杜克·史奈德)、本垒板后的罗伊·坎潘奈拉、投手丘上的唐·纽康(Don Newcombe)等人的领队下,道奇赢得1941、1947、1949、1952和1953年的国联冠军。不过在全部这五场世界大赛,他们皆败给纽约洋基队,持续期待,然后最终失望,变此队长期受苦球迷的每年必经仪式,“等明年吧!”(Wait till next year!),也变成了道奇的非官方口号。

虽然道奇在这段时期大至算是成功,但在1951年,他们成为棒球历史上最大的惨败之一的受害者。在8月11日,道奇在国家联盟以13又1/2场遥遥领先他们最大的敌人纽约巨人队,不过从此时开始到季终,虽然道奇取得26-22的成绩,但巨人队令人惊异的赢了他们最后44场球赛中的37场,其中更包括最后的七场连赢。在季末总结时,道奇和巨人同列第一,因而必须打一场3连赛争夺冠军。

巨人队以3-1拿下第一场,然后在第二场被道奇的克兰·莱宾(Clem Labine)以10-0完封,因此最后一场决胜负且布鲁克林看似稳拿冠军了

,因为他们在九局下半时以4-2领先,不过,巨人队第三棒巴比·汤森从道奇队罗夫·伯兰克(Ralph Branca)手中击出一支漂亮的三分再见本垒打,戏剧性的为纽约赢得了国家联盟冠军。此本垒打今日被称为“响彻世界的一击”(Shot Heard Round The World),尽管它代表的是击溃道奇的打击,但被广泛认为是棒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刻之一。

在1955年的世界大赛,此时道奇的核心队员已开始老化,“明年”终于来了,在年轻左撇子强尼·波德瑞斯的一流投球表现带领下,

“夏日男孩们”在七场比赛中击落布朗克斯轰炸机。波德瑞斯赢了世界大赛中的两场,包括决定性的第七场。

虽然道奇在1956年的世界大赛又输给洋基,其间洋基投手唐·拉森更投出棒球历史上唯一一场季后赛完全比赛,但却已无甚所谓,布鲁克林球迷有了他们凯旋的回忆,而且很快这将是他们仅剩的。如同数十年后比利·乔(Billy Joel)的单曲《战火不是我们燃起的》(We Didnt Start the Fire)缅怀此胜利的歌词所述,“布鲁克林有一支胜利的球队”。

地产商沃特·欧马利(Walter OMalley)在1950年买下了他的合伙人布兰奇·瑞基手中的股票,从而取得此球队的多数股份。不久后他开始在布鲁克林寻找土地好盖一栋比艾必斯野场交通更方便、布局更好的球场,艾必斯野场虽然曾经极受喜爱,但已过为老旧,影响严重到甚至道奇在冠军赛高潮时也难以卖出座位(尽管主宰此联盟1946年至1957年多数时候)。

不过纽约市建筑协调人罗伯·摩斯,希望迫使欧马利使用位于皇后区伏拉辛·梅斗斯公园(Flushing Meadows Park)的场址 – 此地最终成为席亚球场(Shea Stadium)的所在地。摩斯的规划是希望造一个由市政府建造、市政府拥有的球场,这与欧马利的地产利益严重冲突。在欧马利明了他将不会在布鲁克林买到任何合适土地后,他开始考虑其它地点。

,他们想都没想过道奇队,他们原本的目标是排名低的华盛顿参议员队(后在1961年迁至明尼苏达成为明尼苏达双城队),这时候欧马利正在找一个备案以免万一摩斯和其他纽约的政治人物拒绝让他在布鲁克林盖他想要的球场,他传话给洛杉矶官员表示他有兴趣谈谈,结果洛杉矶提供了他纽约不会给的,一个买合适土地盖球场的机会。

同一时间纽约巨人队的老板霍瑞斯·史东汉(Horace Stoneham)

,也面临着类似的难以寻找土地盖新球场取代老旧波罗球场的困境,结果这两队死敌在1957年季后一同迁至西岸。在1958年4月18日,道奇在洛杉矶纪念竞技场(Los Angeles Memorial Coliseum),在78,672名球迷面前,打了他们在洛杉矶的第一场比赛,以6-5击败了前纽约现旧金山巨人队。

道奇的迁移引起了许多争议,也许比同时期的任何球队的迁移都更多,特别是沃特·欧马利,他被老布鲁克林道奇球迷们视为大坏蛋,但也被洛杉矶人视为英雄,因带了一只大联盟球队到他们的城市。老布鲁克林道奇球迷们相信他的行为显示了他的自私和贪婪,但同样描述也可以用在阻碍他的纽约政治人物,双方皆非常顽固并严重误判对方。也应该须注意的事的是布鲁克林在各种社会压力下,已不再像过去那样适合做为一支棒球队的所在地,事实上,争论双方的提议皆是将道奇搬离布鲁克林。(摩斯在伏拉辛·梅斗斯设置球队的计划在数年后实现,纽约大都会队开始在席亚球场比赛。)欧马利的远见也值得加分,在1958年以前,位于密苏里的城市通常就是大联盟球队最西方的边境,而如今的30个球队中,有12个将他们的根据地设在更西边。

反对方认为,即使以艾必斯野场的不利条件,道奇仍是国联在1950年代获利第二高的球队,其他的球队(如波士顿红袜队)也证实了可以在和艾必斯野场一样老的场地获得成功,所处地点和布鲁克林面临一样类似改变和挑战的纽约洋基队,也仍然吸引大批人潮前往布朗克斯。摩斯对欧马利的球场反对的理由可能并非没有根据,道奇的老板希望在Atlantic和Flatbush大道的繁忙交插口丢下一个饼干模球场,这将须要进行政治上和财政上都会出现问题的巨大都市更新计划(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摩斯也相信此计划会对交通产生如“中国长城”般的阻碍。道奇所提出的亚特兰大后院计划(Atlantic Yards),包括在提议的道奇球场的街对面再盖一栋运动场容纳NBA新泽西篮网队,遇到了布鲁克林政治家和社区运动人士们的反对,他们认为它的规模可能会毁掉社区特色。

许多专栏家认为欧马利蓄意让自己的球场提议显得不现实,以强化自己是被纽约政治人物赶走的主张。欧马利曾在他的桌上放了一个道奇新球场的模型,然后在向公众推销它优点的同时,私下却与洛杉矶政治人物进行协商。不过许多摩斯的学者会将箭头指向摩斯近乎病态的不妥协性格,摩斯公然的轻蔑公众和媒体对他的计划的批评,然而1950年代纽约市的政治架构使他几乎总是可以得尝所愿。尽管如此,卓越的纽约领袖们学会了用互惠的方式与他打交道,弗朗西斯·斯佩尔曼红衣主教(Francis Cardinal Spellman)甚至能使摩斯为福德汉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在曼哈顿加盖一区。在1950年代时,纽约市仅有皇后区还有大片的未开发土地,一个摩斯非常了解的事实。

此外,欧马利也不是第一个看出洛杉矶未来可能性的球队老板,圣路易棕人队曾计划在1941年季后搬去LA,原本将在1941年12月8日的股东会就此项迁移进行投票,但因日本偷袭珍珠港而取消。

在2000年世界大赛时,罗杰·坎(Roger Kahn)为洛杉矶时报写了一篇评论,内中回忆他与纽约州和纽约市官员为购买道奇组成的团队同坐时的情形,欧马利家族在1998年将球队拿出来卖,此团队受命趁此机会将道奇迁回布鲁克林,坎说团队提出的报价被欧马利家族拒绝,具体金额,他说,比鲁柏·梅铎后来付出的价码高,坎认为欧马利家族的拒绝是因为道奇被赶出纽约的已是此球队迷思的一部分,坎说欧马利家族须要此迷思更甚于钱。

沃特·欧马利梦想中的体育场的建造很快在位于L.A.市区北部山丘区的切瓦士山谷(Chavez Ravine)展开,但出现了一些政治纠纷,许多当地的西班牙裔和穷人拒绝对他们土地的征收(之前为了一个国民住宅计划已征收了的土地),并得到一些公众同情。不过仍然,欧马利和市政府的决心并未动摇,因此建设继续。这些居民对于迁移的抗争后被称为切瓦士山谷之役(Battle of Chavez Ravine)。

在建造期间,道奇在1958年到1961年间在洛杉矶纪念体育馆打他们的主场赛,这是一个为了主办1932年夏季奥林匹克而建造的庞大足球和田径体育场。洛杉矶纪念体育馆的布局对棒球并非最理想,要将一个钻石装进一个椭圆形体育场的唯一方法,就是将三垒线沿椭圆的短轴布设,一垒线沿椭圆的长轴(见图),这导致左外野墙距本垒板只有大约250英尺(76.2m),因此竖立了一个40英尺(12.2m)高的挡墙以避免太容易击出本垒打。不过仍然,1958年的赛期有182支本垒打打往左外野,只有三支打往中外野和八支右外野。

在1959年,道奇在季终和密尔瓦基勇士队平手,然后道奇赢了决定赛。1959年也是使洋基队未赢得世界大赛冠军的一年,这是1949年到1964年的16年间仅有的二年之一。在一次愉快的世界大赛,道奇在六场比赛中击败了芝加哥白袜队,将球队和它的加州球迷间的联系紧密巩固起来。

道奇体育场的建造如期完成,并在1962年开幕,它的干净、简洁造型和在山丘与椰树间的如画布局,使得此球场很快成为道奇和他们新的加州生活方式的一个代表性标志,并且甚至至今仍然是最受推崇的棒球场之一。欧马利决心屋内将不会有一个坏掉的坐位,并于正面看台设立悬臂以达成此事,此设计后被广泛效法。对此队更重要的是,此球场的独特布局,加上其他影响因素,使得防守比进攻更有利,道奇为取得此优势而组成一队能擅长投球的球队。

此队在1960年代能成功的核心是山迪·柯法斯和唐·崔斯戴尔(Don Drysdale)两人的完美投球,他们在1962到1966年期间合共赢得五次赛扬奖中的四次,此时期赛扬奖仅授与两大联盟中的一名最佳投手。其他顶尖投手还有克劳德·奥斯丁(Claude Osteen)、年老的强尼·波德瑞斯和救援投手隆·佩安诺斯基(Ron Perranoski)。击球攻击,在另一方面,则不那么另人满意,且多数的进攻火花来自游击手莫瑞·威尔士(Maury Wills)的快脚,他从1960年到1965年间都取得国联的盗垒次数第一,并在1962年盗了破纪录的104次垒。道奇的战略曾被人如此形容:“威尔士打个一垒安打,盗到二垒,再用滚地球跑到三垒,一个牺牲高飞球把他送回本垒,柯法斯和崔斯戴尔投出完封,然后道奇以一比零获胜。”虽然很少比赛完全照这模式进行,道奇确实赢了很多低得分的比赛。

1962年的战绩再次打平,然后在决定赛道奇被他们的大敌巨人队击败,不过道奇在之后四年里继续赢了三年的冠军。1963年的世界大赛是对上洋基队的一次漂亮四连胜,先前口气很大布朗克斯轰炸机面对柯法斯、波德瑞斯和崔斯戴尔等坚强投手阵容甚至未曾领先过一局。在1964年的受伤灾难后,道奇重新弹起在对上明尼苏达双城队七场赛事中惊险的赢得了1965年的世界大赛,第一场赛事开始于赎罪日,柯法斯(他是犹太人)拒绝在圣日投球,一个令他广受赞扬的决定,道奇在输掉最初两场后逆转,由柯法斯在第五场和第七场(中间仅有两日休息)投出完封后获胜,柯法斯也赢得当年的世界大赛最有价值球员奖。

道奇在1966年再次赢得冠军,但球队已欲振乏力而被巴尔的摩金莺队在世界大赛横扫。山迪·柯法斯在此年冬季退休,他的职业生涯因投球手肘的关节炎而被迫缩短,威尔士在冒犯欧马利后被交易走,崔斯戴尔仍然很好用,并在1968年创下新连续未失分纪录,但他也同样因受伤而提早退休。此后数季道奇在水准以下的同时,新一代的年轻核心球员在他们的牧场系统内培养。他们在1974年再赢了一次冠军,虽然他们在世界大赛被奥克兰运动家队很快就打发,但这是一个将来的好事的前兆。

自1953年起,长达23年的时间,道奇是由沃特·欧斯顿(Walter Alston)当总教练,他是一个安静、沉稳并极受他的球员们尊敬的人。

欧斯顿的任期是棒球历史上任职单一队总教练时间第三长的人,前两者为康尼·马克(Connie Mack)和约翰·麦葛洛(John McGraw)。在赢得七次国联冠军和四次世界大赛后,他在1976年接近季末时退休,清除了由另一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出掌道奇的障碍。

汤米·拉索达(Tommy Lasorda)是一位49岁的前小联盟投手,他是欧斯顿之下此球队的首席教练,并在之前曾任职道奇的顶尖小联盟球队的总教练,他是个有趣又合群的人,一个狂热的加油队长相对欧斯顿沉默的性格,他很快变成一位著名人物,并和法兰克·辛纳屈等名人交往,嗜好吃大分量的意大利菜,他有一些著名言论例如“如果你砍我,我流的道奇蓝”和将上帝称为“天上的伟大道奇”。虽然一些人认为他的这种性格仅是吸引人注意的花招并觉得受不了,他的热情为他赢得了“棒球大使”的名望,且当提及从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道奇几乎不可能不联想到他。

在道奇的管理阶层,另一个改变也在最近发生,沃特·欧马利将球队交给他的儿子彼得·欧马利(Peter OMalley),彼得之后代表家族管理道奇到1998年。

球队在球场上也注入了新血,球队的核心现在内野,成员为一垒手史帝夫·卡菲伊(Steve Garvey)、二垒手戴维伊·洛普兹(Davey Lopes)、游击手比尔·罗赛尔(Bill Russell)和三垒手隆·赛(Ron Cey),这四人组在先发阵容内自1973年一同待到1981年,时间长过棒球历史上的任何内野四人组。投手阵容也还是很坚强,唐·沙顿(Don Sutton)和汤米·约翰(Tommy John)是其中支柱。道奇在1977年和1978年赢得国联西区冠军,并这两年皆击败费城费城人队夺得国联冠军,不过两年皆在世界大赛输给洋基队。在1980年,道奇在球季最后一个礼拜的一场三连赛横扫休士顿太空人使两者并列国联西区第一,但在单场决定赛以7-1输给太空人。

2007年球季,道奇和拒绝纽约洋基合约的名教头乔·托瑞签下3年1450万美金的合约。

2008年球季,道奇以国联西区冠军之姿进军季后赛,在2008年国家联盟分区赛对上国联第一种子芝加哥小熊。道奇在不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以直落3横扫小熊晋级,但在国家联盟冠军赛以1:4不敌费城费城人。

2009年球季,道奇在季初一度是全大联盟战绩最佳的球队,和第2名的胜场差达到到9场以上,但是在明星赛过后战绩开始下滑,一度还快被分区第2名科罗拉多落矶迎头赶上,一直到例行赛最后一个系列赛的第1战获胜,才确定连庄国联西区冠军,也是国家联盟第一种子。2009年国家联盟分区赛,道奇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以直落3横扫红雀,国家联盟冠军赛是要对上和去年同样的对手费城人,比赛的最后结果还是和去年一样,道奇以1:4被淘汰。这两年道奇队季后赛的战绩皆相同,为4胜4败,深究道奇无法赢得国联冠军的原因,在于先发投手无法提供优质先发,后援投手也常无法守成。

2010年球季,道奇的战力在明星赛过后开始下滑,牛棚几乎每天出状况,最后无法闯入季后赛,留下80胜82败的普通战绩。

许多球迷看好道奇在2011年的表现,但事与愿违,2011年球季前半段表现差劲,至6月19日时战绩只有31胜41败的成积,落后巨人8.5场的胜差。战绩差的原因可归咎于令人失望的打击能力以及伤兵一堆的牛棚。2011年球季后半段表现一塌糊涂,至8月20日时战绩只有56胜67败的成绩,几乎无法晋级季后赛。老板Frank McCourt及教练D.Mattingly的责任重大。但8月22日后,道奇打击大暴发,加上原本坚强的投手群,道奇战绩止跌回升,至9月27日止,道奇战绩为81胜78败,不但确定五成胜率,且国联西区第三。

直到2013年道奇换了新买家后开始积极补强,最后道奇在响尾蛇主场封王,这也是道奇继2009年后再度以分区封王。2013年国家联盟分区赛面对勇士,系列赛取得2:1领先,8局落后1分、Yasiel Puig率先敲出二垒打,Juan Uribe原本该以牺牲触击护送Puig上三垒,没想到2次都失败的他最终挥出逆转2分炮,帮助道奇4:3击败勇士。NLCS,道奇以2:4输给国联中区冠军红雀。这是道奇近6季以来第3度闯进国联冠军赛却以失败收场。

2014年,道奇连庄国联西区冠军,但在NLDS以1:3不敌同样卫冕国联中区冠军的红雀。

2015年,道奇完成国联西区3连霸,但在NLDS以2:3不敌大都会。10月22日,道奇决定开除丹·马丁利,不执行明年的合约。这个冬天道奇不但无法在自由市场留住Zack Greinke,被视为备案的日本强投岩隈久志也被水手拦胡,但道奇和史考特·卡兹米尔签下一份3年约,接着以一张8年2500万美金的合约(每年附有1000万至1200万美金的激励奖金)网罗日籍强投前田健太。

2016年球季,尽管巨人来势汹汹、响尾蛇大肆补强,但道奇依然稳健,并顺利完成分区4连霸。国家联盟分区赛,道奇以3:2气走国民。国联冠军赛,道奇最终2:4不敌小熊,再度无缘世界大赛。

2017年球季,虽然道奇刚开始一度和巨人暂处分区落后,但随后道奇开始加速冲刺,期间甚至打出一波50战43胜,1912年纽约巨人之后大联盟最佳战绩。虽然球季尾声一度吞下11连败,靠着先前夏天打下的雄厚本钱,以及季中从德州挖来的达比修有助拳,成为第2只晋级季后赛的球队。最终例行赛以全大联盟最佳战绩的104胜58败,取得季后赛的主场优势,并完成队史分区冠军五连霸。国家联盟分区赛,道奇以直落3横扫在外卡骤死赛获胜的响尾蛇,连续两年晋级到国联冠军赛,再度和小熊交手。国联冠军赛,兵强马壮,誓言复仇的道奇,以4:1击败卫冕军小熊,拿下国联冠军,相隔29年再度打进世界大赛,但在世界大赛中,道奇在G7遭休士顿太空人击败,错失赢得队史第7座总冠军的机会。

2020年球季,道奇队以7:5击退本季火热的教士,拿下今年的第35胜,同时也确定了打入今年的季后赛,是今年MLB第一支拿到门票的队伍。这也是他们连续第八年闯入季后赛,自从2013年到2020年,他们还没有缺席过!

道奇对酿酒人外卡次战,王牌克萧(Clayton Kershaw)今天不手软,先发8局13次三振K爆酿酒人打线,打击有明星外野贝兹(Mookie Betts)5局下带有打点二垒安打打破僵局,终场3:0横扫酿酒人,晋级下一轮。

道奇队与教士队在国联分区系列赛的首场交手,前5局未敲安的道奇队,靠着6局攻下4分,以5:1击败教士队,根据统计,季后赛在5战3胜制中取得首胜的球队,其中72%最终取得系列赛胜利。

教士队虽然在2局下靠着保送和安打得到2分取得领先,不过道奇在3局上攻下了5分大局。并在4、5两局持续追加分数。

6局下,Julio Urías因为投手犯规而让教士队得到第3分。不过教士队却没能在无人出局三垒有人时持续增加分数。9局下,Will Smith在满垒时敲出二垒安打,随后科迪·贝林杰又补上三垒安打,让道奇又得到4分。终场道奇以12比3赢球,系列赛3连胜横扫教士。也是道奇五年内四度闯进国联冠军赛 将台湾时间13日对决亚特兰大勇士也是双方在国联冠军赛首度交手。

国联冠军战首战今天(13日)上演低比分投手战,道奇Walker Buehler先发5局投出7三振5四坏,被击出3安打同样只失1分无关胜败。

Treinen后援0.1局,被击出3安打失3分吞败,以1比5败给亚特兰大勇士,在系列赛取得0胜1败落后。

勇士队与道奇队国联冠军赛第二战,勇士在4局靠着阵中炮手佛里曼(Freddie Freeman)的两分弹打开进攻火力,9局打完取得5分领先,但道奇队在9下展现反攻气势让勇士吓出一身冷汗,但终场道奇仍以7:8惜败勇士队吞下2连败。

国联冠军赛第3战,洛杉矶道奇一开赛火力就爆发,单局灌进创纪录的11分,最终在今天(15日)以15比3大胜亚特兰大勇士扳回一城。不过前3战打完,勇士还是以2胜1败暂时领先。

因背部不适延后2天出赛Kershaw,前5局投出4三振1四坏,被击出5安打,只有在4局下被Ozuna的阳春炮轰下1分。不过他6局下开局被连敲3安打丢掉2分,包括Freddie Freeman与Ozuna的连续二垒打,道奇也决定换投。

接手的Brusdar Graterol只解决1人次未能止血,在连续被敲3安打后退场。接替的Victor Gonzalez又投出1保送被击出1安打。最终勇士在这局打了11人次,以7安打灌进6分奠定胜基,其中3分算在最后吞下败战投手的Kershaw身上,Graterol则中继0.1局失3分,洛杉矶道奇今天(16日)以12比10惨败给亚特兰大勇士,在国联冠军赛陷入1胜3败劣势,再1败就要结束今年赛季。

在宿命的对决中,洛杉矶道奇捕手Will Smith于6局上从亚特兰大勇士投手Will Smith手中轰出逆转致胜3分炮,最终道奇以7比3击败勇士,在国联冠军战第5战扳回一成,再追到2胜3败只落后1场。

靠着首局连轰本垒打带动的3分攻势,洛杉矶道奇今天(18日)在背水一战以3比1击败亚特兰大勇士,连胜后在国联冠军赛追平勇士,逼出一战定生死的第7战。

贝林格今天在7下的特大号阳春炮,助道奇4比3后来居上获胜,并克服在国联冠军赛一度以1胜3负落后的劣势,最终以4比3逆转击败勇士,4年内3度闯进MLB世界大赛。

靠着Cody Bellinger、Mookie Betts相继开轰,洛杉矶道奇今(21日)在世界大赛首战以8比3力退坦帕湾光芒,先发投手Clayton Kershaw则是主投6局失1分夺胜。

道奇先发投手Tony Gonsolin则是投了1.1局,被击出1支安打失1分,道奇5局下吹起反攻号角,Chris Taylor击出右外野2分炮,让前面4局几乎没有攻势的道奇,再度燃起一丝希望。

虽然光芒6局上靠着高飞牺牲打再下一城,但Will Smith 在6局下炸裂,加上Corey Seager在8局下的阳春炮,道奇仅剩下2分落后。9局下道奇最后反攻,Edwin Ríos先遭到三振,代打的Austin Barnes击出左外野深远飞球出局,光芒教练团立刻换上Diego Castillo,最后他用1颗90英哩滑球,让Taylor出棒过半遭到三振,道奇就以4比6败给光芒,在世界大赛系列赛扳成平手。

洛杉矶道奇今天(24日)前4局就从坦帕湾光芒先发投手Charlie Morton手中打下5分,最终以6比2拿下世界大赛第3战胜利,取得2胜1败领先。首局轰下致胜分的Justin Turner,追平道奇队史季后赛最多轰纪录。

世界大赛第4战上演打击战,比赛后段双方更是多次互换领先,最终被坦帕湾光芒靠着Brett Phillips在9局下2出局后击出的再见安打,以7比8惜败坦帕湾光芒,在今天(25日)吞下系列赛第2败追平战局。

在昨天(25日)成为世界大赛史上第1支比赛最后1球出现2个失误的球队后,洛杉矶道奇今天没有再让胜利溜走,以4比2击败坦帕湾光芒,取得3胜2败领先优势听牌,再1胜就能夺下他们32年来首冠。

要力拼队史第7冠的洛杉矶道奇,今(28日)前五局完全被Blake Snell压制;仅击出一支短程安打,不过在被捕手打出安打后,为了不让Snell面对第三轮的道奇前段棒次;光芒决定换投手。结果Anderson被贝兹打出二垒打后暴投,Mookie Betts滑回追平分,随后Corey Seager野手选择打回超前分,并在8局下贝兹开轰带领下,以3比1力退坦帕湾光芒,自1988年后,再度与同城的洛杉矶湖人一起摘下冠军金杯。

2021年球季,道奇队以8:4击退重建的响尾蛇,拿下今年的第93胜,同时也确定了打入今年的季后赛,是今年MLB继同区世仇旧金山巨人后第二支拿到门票的队伍。这也是他们连续第九年闯入季后赛,自从2013年到2021年,他们还没有缺席过,球季最后一场虽然道奇以10比3击败密尔瓦基酿酒人,由于同区宿敌巨人击败教士,本季道奇只能以全联盟第二的106胜取得外卡资格-继2006年后再度国联外卡,确定国联外卡面对圣路易红雀。双方在投手战情况下,道奇靠着Chris Taylor 再见两分炮晋级到国联分区赛,将面对百年世仇、同时也是本赛季战绩最佳的旧金山巨人,这将是两支历史悠久的球队第一次在季后赛碰头。

巨人队与宿敌道奇队在国联分区系列赛的历史性首次交手,道奇派先发投手布勒(Walker Buehler)6.1局失3分的表现仍属优质先发,但24岁的韦柏(Logan Webb)主导战局,缴出7.2局10次三振没有失分的好投,加上道奇打线吞下首败。

赛前巨人队请来2014年一棒将巨人队送进世界大赛的Travis Ishikawa开球,但未能为球队带来好运,道奇队今晚攻守俱佳,六局上半Cody Bellinger突破心魔狙击速球扩大领先,搭配Trea Turner、Mookie Betts防守端重要贡献巩固领先优势,终场道奇9:2大比分击败巨人,要回了系列战主场优势。

国联季后赛分区系列赛第5战,道奇队今天再度迎战死敌巨人,结果道奇阵前换将获得好效果,后援投手Corey Knebel先发,Brusdar Graterol中继1局无失分,胜投王Julio Urías4局失1分,加上道奇9局压上“终结者”Max Scherzer他只休息2天关门成功,加上9局上Cody Bellinger敲出致胜安打,最终道奇以2:1赢球,晋级国联冠军赛,将再度与亚特兰大勇士交手,最终国联冠军赛以2胜4败输给亚特兰大勇士,结束今年比赛,无缘连续进世界冠军。

2022年球季,道奇队以11:2击退同区的圣地亚哥教士,拿下今年的第96胜,同时确定第一支率先晋级季后赛的球队,9月14日,道奇队以4:0客场击退同区的亚利桑那响尾蛇,拿下今年的第98胜,同时睽违一年后再度国联西区封王。与教士队国联分区系列赛第一场交手,道奇队6支安打比对手还少1支,但分配得刚刚好,1局下、3局下各3支,合计攻下5分,最终就以5:3抢下首胜。

虽然道奇从达比修有前3局各打出1轰,但在比赛后段洛杉矶道奇游击手Trea Turner失误机会攻破道奇牛棚,最终道奇在主场以3比5被扳回一成,分区系列赛前2战打完2队各1胜,各得8分平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MLB全员“道奇蓝”纪念杰基·罗宾逊日75周年
Next post 有趣的MLB球队:道奇、巨人、教士……国联西区队名的背后竟然?!